《止学》是以儒家思想论处世之道的样子之作,作者王通,清代大儒。

智卷一

史籍中关于她的文字不多,他的食客弟子则有知名的魏征、李靖、徐世勣、房玄龄等大唐开国元勋,可以说她对创造晋代知识思想功绩非凡。

智极则愚也。圣人不患智寡,患德之有失焉。

《止学》精选——学国学网

【译文】过於聪明就是颅骨结核了。圣人不担心自己的心路少,而担心自己的风骨有缺失。

智卷一

智极则愚也,圣人不患智寡,患德有失焉。

过度聪明就是颅骨结核了。圣人不担心自己的计谋少,而揪心自己的操守有缺失。

才高非智,智者弗显也。位尊实危,智者不就也。大智知止,小智惟谋,智周朝而道无尽哉。

才能出人头地不是领悟,有灵性的人并不外露自己。地位敬重其实充满危险,有聪明的人不恋权位。大聪明的人知道适可而止,小智慧的人只是不停地策划,智计有限度的时候而天道却尚未尽头。

谋人者成于智,亦丧于智。谋身者恃其智,亦舍其智也。智有所缺,深存其敌,慎之少祸焉。

图谋旁人的人成功在其智计上,也会破产在其智计上。谋划保全我的人依赖其智计,也要舍其智计。智计有它缺欠的地点,谋略存有他的对手,谨慎使用才能收缩祸患。

智不及而谋大者毁,智无竭而谋远者逆。智者言智,愚者言愚,以愚饰智,以智止智,智也。

了然不够却谋划大事的人不得不破产,智计不知截止却谋求深刻的人很难快心满志。对有聪明的人表达白,对傻里傻气的人说愚蠢,用愚蠢来遮掩智慧,用小聪明来终止智计,这是实在的聪明。

《止学》精选——学国学网

才高非智,智者弗显也。位尊实危,智者不就也。大智知止,小智惟谋,智战国而道无尽哉。

用势卷二

势无常也,仁者勿恃。势伏凶也,智者不衿。

势力没有一贯的,仁德的人不会凭借它。势力埋伏著凶险,有灵性的人不会暴露它。

势莫加君子,德休与小人。君子势不于力也,力尽而势亡焉。小人势不惠人也,趋之必祸焉。

势力不要施加给君子,仁德不可能加之小人。君子的势力不显现在权势上,以权势为势力的人只要权势丧失势力也就熄灭了。小人的势力不会给人带来好处,趋附它一定会招致祸害啊。

众成其势,一人堪毁。强者凌弱,人怨乃弃。势极无让者疑,位尊弗恭者忌。

重重的人才能做到势力,一个人却可以毁掉它。有势力的人凌虐弱小的人,人们怨恨他就会离弃他。势力达到顶点而不知退让的人令人难以置信,地位尊贵而不谦虚的人使人忌恨。

势或失之,名或谤之,少怨者再得也。势固灭之,人固死之,无骄者惠嗣焉。

势力有时会失掉,名声有时会遭恶语诋毁,少发怨言的人能失而复得。势力一定会消失的,人终会死亡的,不放纵的人才能便于后人。

《止学》精选——学国学网

【译文】才能出色不是了然,有灵性的人并不外露自己。地位爱抚其实充满危险,有聪明的人不恋权位。大聪明的人知晓适可而止,小智慧的人只是不停地谋划,智计有限度的时候而天道却未曾尽头。

利卷三

惑人者无逾利也。利无求弗获,德无施不积。

迷惑人的东西从来不超过利益的了。利益不追求它就无法得到,仁德不施舍就无法累积。

众逐利而富寡,贤让功而名高。利大伤身,利小惠人,择之宜慎也。天贵于时,人贵于明,动之有戒也。

追逐利益的人不少但富贵的人却很少,贤明的人出让功劳但他的美誉却有增高。利益大的容易伤害自身,利益小的能给自己带来有效,拔取它们应该慎重。天道贵在有其规律,人贵在明智有节,行动要坚守戒规。

众见其利者,非利也。众见其害者,或利也。君子重义轻利,小人嗜利远信,利御小人而莫御君子矣。

许五个人都能瞥见的好处,就不是补益了。许多个人都视为有害的事物,有的却是有裨益的。君子重视道义而看轻利益,小人贪恋利益而离家信用,利益可以促使小人而不可能促使君子。

利无尽处,命有尽时,不怠可焉。利无独据,运有兴衰,存畏警焉。

好处没有止境的地点,生命却有终了的时候,不懈怠就可以了。利益不可能独立占据,运气有好有坏,心存畏惧就能警醒了。

《止学》精选——学国学网

谋人者成於智,亦丧於智也。谋身者恃其智,亦舍其智也。智有所缺,深存其敌,慎之少祸焉。

辩卷四

物朴乃存,器工招损。言拙意隐,辞尽锋出。

东西朴实无华才能得以保留,器具精巧华美才招致损伤。拙於言辞才能隐藏真意,话语说尽锋芒就表露了。

识不逾人者,莫言断也。势不及人者。休言讳也。力不胜人者,勿言强也。

见识不可以超越别人的人,不要说判断的话。势力弱於别人的人,不要说忌讳的话。力量不如人家的人,不要说勉强的话。

王者不辩,辩则少威焉。智者讷言,讷则惑敌焉。勇者无语,语则怯行焉。

南面的人不和人理论,争辩会促销扣她的严正。有灵性的人语句迟钝,话语迟钝可以迷惑敌人。勇敢的人并不多言,多言会使行动犹豫。

忠臣不表其功,窃功者必奸也。君子堪隐人恶,谤贤者固小人也矣。

忠臣不会表白他的功劳,偷取别人功劳的人肯定是奸臣。君子可以替人隐瞒缺点,毁谤贤德之士的人一定是小人。

【译文】亚洲杯竞猜,谋划旁人的人成功在其智计上,也会退步在其智计上。谋划保全我的人依靠其智计,也要舍其智计。智计有它缺欠的地点,谋略存有她的挑衅者,谨慎运用才能减小祸患。

誉卷五

好誉者多辱也。誉满主惊,名高众之所忌焉。

喜好名声的人多数会面临侮辱。称扬太多国王就会惶恐,名声太高就会招来人们嫉恨。

誉存其伪,谄者以誉欺人。名不由己,明者言不自赞。贪巧之功,天不佑也。

名誉有虚假的,谄媚的人用它来欺骗别人。名望不是上下一心所能左右的,明智的人不会自我讴歌。贪婪和巧取所得的官职,上天不会保佑她。

赏名勿轻,轻则誉贱,誉贱则无功也。受誉知辞,辞则德显,显则表达也。上下无争,誉之不废焉。

赏给客人名誉不要随便,太随便了名声就不贵重了,不贵重就错过了它的效能。接受荣誉要了然辞让,辞让就能表现美德,显现美德就足以排除疑虑了。上司和下级没有交手,他们的声名就不会被撇下了。

人无誉堪存,誉非正当灭。求誉不得,或为福也。

人从没名誉能够共存,不是正道得来的声名却能让人毁灭。求取名誉而得不到,这也许就是幸福了。

智不及而谋大者毁,智无歇而谋远者逆。智者言智,愚者言愚,以愚饰智,以智止智,智也。

情卷六

情滥无行,欲多失矩。其色如一,鬼神莫测。

心绪过度就从未品行,欲望太多就会失掉规律。神色保持不变,就无人能臆度出他的遐思。

上肆意失威,下无忍莫立。上下知离,其位自安。君臣殊密,其臣反殃。小人之荣,情不可攀也。

下面没有度量容人就会失掉威信,下属不可能经受屈辱就不会成功事业。上司和下级都知道保持一定的距离,他们的身价自然会保持。君王和官僚过於亲密,做臣子的反倒会招来祸殃。小人的荣达,不可以和他们攀附交情。

情存疏也,近不过已,智者无痴焉。情难追也,逝者不返,明者无悔焉。

情绪有疏远的时候,最密切的人不会超过自己,有聪明的人不会对旁人痴迷。情绪难以追寻,过去的一去不回,明智的人不会懊悔不已。

多情者多艰,寡情者少艰。情之不敛,运无幸耳。

珍爱心理的人风餐露宿多,缺少情绪的人折磨少。激情不加收敛,命局就不会有好结果了。

【译文】聪慧不够却谋划大事的人不得不破产,智计不知截至却谋求深刻的人很难从心所欲。对有灵性的人表领悟,对傻里傻气的人说愚蠢,用愚蠢来遮掩智慧,用智慧来终止智计,这是确实的智慧。

蹇卷七

人困乃正,命顺乃奇。以正化奇,止为枢也。

人处困厄是正常的,命局顺利是意料之外的。把逆境转化为顺境,有所不为是第一。

境况非智勿晓,事本非止勿存。天灾示警,逆之必亡;人祸告诫,省之固益。躁生百端,困出妄念,非止莫阻害之蔓焉。

事务的变型不是有灵气的人就不可能控制,事情的从来不知截至就不可能保存。天降灾难表示警告,违逆它肯定会灭亡;人生祸乱令人警告,反省它必有益处。躁进发生无穷祸患,困境容易生出邪恶的思想,不鸣金收兵就无法阻止此中害处的蔓延了。

视己勿重者重,视人为轻者轻。患以心生,以蹇为乐,蹇不为蹇矣。

看视自己并不重要的人为人所看重,看视别人相当轻视的人被人轻贱。祸患从思想诱惑,假若把困境视为乐事,这麼困境就不是困境了。

穷不言富,贱不趋贵。忍辱为大,不怒为尊。蹇非敌也,敌乃乱焉。

贫寒不得以说富贵的事,贫贱不要去攀附富贵的人。忍受屈辱是最重大的,不发怨怒是最珍爱的。困境不是敌人,真正的敌人是放纵胡为。

用势卷二

释怨卷八

世之不平,人怨难止。穷富为仇,弥祸不消。

世界不公道,人们的怨恨就难以平息。穷人与富翁相互仇视,遍布的祸害就无法清除。

君子不念旧恶,旧恶害德也。小人存隙必报,必报自毁也。和而弗争,谋之首也。

君子不争辨以往的恩恩怨怨,计较以往的恩恩怨怨会危害君子的品德。小人心有隙怨一定要报复,这样只好让自身毁灭。讲和而不动武,这是机关首先要考虑的。

名不正而谤兴,正名者必自屈也焉。惑不解而恨重,释惑者固自罪焉。私念不生,仇怨不结焉。

未曾适合的名义就会惹来非议,让名义归正就必然要委屈自己了。疑惑不能够清除仇恨就会强化,想消融疑惑的人肯定要自己谴责了。自私的遐思不发出,仇怨就不会结下了。

宽不足以悦人,严堪补也。敬无助于劝善,诤堪教矣。

朴实并不能够卖好所有的人,严酷可以作为它的增补。恭敬对劝人改过并未援救,诤谏就可以感化他了。

势无常也,仁者勿恃。势伏凶也,智者不矜。

心卷九

欲无止也,其心堪制。惑无尽也,其行乃解。

欲望是没有止境的,思想能够击溃他。疑惑是从未有过限度的,践行就能免去它。

不求于人,其尊弗伤。无嗜之病,其身靡失。自弃者人莫救也。

不向旁人求救,尊严就不可能受到贬损。没有特别爱好的疾病,自身就不会迷路。自我丢弃的人人们不可能挽救他。

苦乐无形,成于心焉。荣辱存异,贤者同焉。事之未济,志之非达,心无怨而忧患弗加矣。

苦与乐没有一定的形状,它的演进取决於人们的构思。荣与辱存有差距,贤明的人却视同一律它们。事情并未水到渠成,志向无法落得,思想上尚无怨天尤人就不会大增人的担忧和祸患了。

仁者好礼,不欺其心也。智者示愚,不显其心哉。

仁德的人喜好礼仪,是不愿欺骗他的考虑。有灵性的人表现愚钝,是不想表露他的合计。

【译文】势力没有稳定的,仁德的人不会借助它。势力埋伏著凶险,有灵性的人不会表现它。

修身卷十

服人者德也。德之不修,其才必曲,其人非善矣。

令人信服的是一个人的品性。不培育品德,人的才能就会用于偏邪,他的下台便不是完结了。

纳言无失,不辍亡废。小处容疵,大节堪毁。敬人敬心,德之厚也。

选用外人的指出就不曾缺失,不中途截至就不会前功尽弃。小的地点存有毛病,大的气节就足以被葬送掉。珍惜旁人就要注重别人的思维,这是增长品德的关键处。

诚非致虚,君子不行诡道。祸由己生,小人难于胜己。谤言无惧,强者不纵,堪验其德焉。

虔诚不可以靠虚假得来,所以君子不应用诡诈之术。祸患由於自身而发出,小人很难克制自己。对毁谤的话不恐惧,对势大的人不放纵,以此可以表达一个人的操守了。

不察其德,非识人也。识而勿用,非大德也。

看不出人的品性,虽然不上会识别人。能识人却不可能任用他,就无法说是德高者了。

势莫及君子,德休与小人。君子势不於力也,力尽而势亡焉。小人势不惠人也,趋之必祸焉。

【译文】势力不要施加给君子,仁德无法加之小人。君子的势力不显现在权势上,以权势为势力的人只要权势丧失势力也就熄灭了。小人的势力不会给人带来好处,趋附它一定会造成祸害啊。

众成其势,一人堪毁。强者凌弱,人怨乃弃。势极无让者疑,位尊弗恭者忌。

【译文】成千上万的人才能连成一气势力,一个人却可以毁掉它。有势力的人凌虐弱小的人,人们怨恨他就会离弃他。势力达到顶点而不知退让的人令人难以置信,地位尊贵而不谦虚的人使人忌恨。

势或失之,名或谤之,少怨者再得也。势固灭之,人固死之,无骄者惠嗣焉。

【译文】势力有时会失掉,名声有时会遭非议,少发怨言的人能失而复得。势力一定会磨灭的,人终会死亡的,不放纵的人才能有益后人。

利卷三

惑人者无逾利也。利无求弗获,德无施不积。

【译文】迷惑人的东西一直不超越利益的了。利益不追求它就不可能获取,仁德不施舍就不可以累积。

众逐利而富寡,贤让功而名高。利大伤身,利小惠人,择之宜慎也。天贵於明,动之有戒也。

【译文】追赶利益的人居多但富贵的人却很少,贤明的人出让功劳但他的美誉却有增长。利益大的容易损害自己,利益小的能给自己带来有效,采取它们应该慎重。天道贵在有其规律,人贵在明智有节,行动要遵守戒规。

众见其利者,非利也。众见其害者,或利也。君子重义轻利,小人嗜利远信,利御小人而莫御君子矣。

【译文】成千上万人都能瞥见的益处,就不是益处了。许三人都视为有害的东西,有的却是有利益的。君子重视道义而轻视利益,小人贪恋利益而离乡信用,利益得以促使小人而不可以促使君子。

利无尽处,命有尽时,不怠可焉。利无独据,远有兴衰,存畏警焉。

【译文】利益没有界限的地点,生命却有终了的时候,不懈怠就足以了。利益不可以独立占据,运气有好有坏,心存畏惧就能警醒了。

辩卷四

物朴乃存,器工招损。言拙意隐,辞尽锋出。

【译文】东西朴实无华纔能得以保留,器具精巧华美纔招致损伤。拙於言辞纔能隐藏真意,话语说尽锋芒就显露了。

识不逾人者,莫言断也。势不及人者。休言讳也。力不胜人者,勿言强也。

【译文】见识无法领先别人的人,不要说判断的话。势力弱於别人的人,不要说忌讳的话。力量不如人家的人,不要说勉强的话。

王者不辨,辨则少威焉。智者讷言,讷则惑敌焉。勇者无语,语则怯行焉。

【译文】南面的人不和人理论,争持会缩减她的盛大。有灵气的人说话迟钝,话语迟钝可以迷惑敌人。勇敢的人并不多言,多言会使行动犹豫。

忠臣不表其功,窃功者必奸也。君子堪隐人恶,谤贤者固小人矣。

【译文】忠臣不会表白他的佳绩,偷取别人功劳的人必然是奸臣。君子可以替人隐瞒缺点,诋毁贤德之士的人自然是小人。

誉卷五

好誉者多辱也。誉满主惊,名高众之所忌焉。

【译文】喜好名声的人多数会惨遭侮辱。赞赏太多国王就会惶恐,名声太高就会招来人们嫉恨。

誉存其伪,谄者以誉欺人。名不由己,明者言不自赞。贪巧之功,天不佑也。

【译文】名声有虚假的,谄媚的人用它来欺骗旁人。名望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的,明智的人不会自身讴歌。贪婪和巧取所得的前程,上天不会保佑她。

赏誉勿轻,轻者誉贱,贱则无功也。受誉知辞,辞则德显,显则表明也。上下无争,誉之不废焉。

【译文】赏给外人名誉不要随便,太随便了名气就不贵重了,不贵重就失去了它的法力。接受荣誉要领悟辞让,辞让就能展现美德,显现美德就能够解除疑虑了。上司和下属没有打斗,他们的声名就不会被放弃了。

人无誉堪存,誉非正当灭。求誉不得,或为福也。

【译文】人没知名气可以共存,不是正道得来的声名却能让人毁灭。求取名誉而得不到,这可能就是幸福。

情卷六

情滥无行,欲多失矩。其色如一,神鬼莫测。

【译文】情绪过度就从不品行,欲望太多就会失去规律。神色保持不变,就无人能估摸出他的动机。

上随便失威,下无忍莫立。上下知离,其位自安。君臣殊密,其臣反殃。小人之荣,情不可攀也。

【译文】下面没有度量容人就会失掉威信,下属不可能经得住屈辱就不会完结事业。上司和下属都明白保持自然的离开,他们的身价自然会维持。始祖和官僚过於亲密,做臣子的相反会招来祸殃。小人的荣达,不得以和她们攀附交情。

情存疏也,近但是己,智者无痴焉。情难追也,逝者不返,明者无悔焉。

【译文】情绪有疏远的时候,最密切的人不会领先自己,有灵气的人不会对客人痴迷。情感难以追寻,过去的一去不回,明智的人不会懊悔不已。

多情者多艰,寡情者少难。情之不敛,运无幸耳。

【译文】珍爱情绪的人勤奋多,紧缺心情的人折磨少。心理不加收敛,命局就不会有好结果了。

蹇卷七

人困乃正,命顺乃奇。以正化奇,止为枢也。

【译文】人处困厄是常规的,命局顺利是突如其来的。把逆境转化为顺境,有所不为是着重。

意况非智勿晓,事本非止勿存。天灾示警,逆之必亡;人祸告诫,省之固益。躁生百端,困出妄念,非止莫阻害之蔓焉。

【译文】政工的变通不是有聪明的人就不可能操纵,事情的根本不知结束就无法保存。天降灾难表示警告,违逆它肯定会灭亡;人生祸乱令人提个醒,反省它必有利益。躁进暴发无穷祸患,困境容易生出邪恶的心思,不停止就无法阻止此中害处的蔓延了。

视己勿重者重,视人为轻者轻。患以心生,以蹇为乐,蹇不为蹇矣。

【译文】看视自己并不重大的人为人所强调,看视别人非常轻视的人被人轻贱。祸患从思想诱惑,假如把困境视为乐事,那麼困境就不是困境了。

穷不言富,贱不趋贵。忍辱为大,不怒为尊。蹇非敌也,敌乃乱焉。

【译文】特困不得以说富贵的事,贫贱不要去攀附富贵的人。忍受屈辱是最着重的,不发怨怒是最宝贵的。困境不是敌人,真正的敌人是放纵胡为。

释怨卷八

世之不平,人怨难止。穷富为仇,弥祸不消。

【译文】世界不公平,人们的怨恨就不便平息。穷人与富翁相互仇视,遍布的大祸就不可能排除。

君子不念旧恶,旧恶害德也。小人存隙必报,必报自毁也。和而弗争,谋之首也。

【译文】君子不争执以往的恩怨,计较以往的恩仇会伤害君子的品格。小人心有隙怨一定要报复,这样只可以让我毁灭。讲和而不打架,这是计谋首先要考虑的。

名不正而谤兴,正名者必自屈焉。惑不解而恨重,释惑者固自罪焉。私念不生,仇怨无结焉。

【译文】没有确切的名义就会惹来非议,让名义归正就肯定要错怪自己了。疑惑无法清除仇恨就会加剧,想消融疑惑的人自然要自身谴责了。自私的遐思不发出,仇怨就不会结下了。

宽不足以悦人,严堪补也。敬无助於劝善,诤堪教矣。

【译文】人道并不可能卖好所有的人,严谨可以当作它的补给。恭敬对劝人改过没有扶助,诤谏就足以感化他了。

心卷九

欲无止也,其心堪制。惑无尽也,其行乃解。

【译文】欲望是没有止境的,思想能够击溃他。疑惑是未曾止境的,践行就能免去它。

不求於人,其尊弗伤。无嗜之病,其身靡失。自弃者人莫救也。

【译文】不向别人求救,尊严就不可能受到侵蚀。没有很是爱好的病症,自身就不会迷路。自我放任的人人们不可能施救他。

苦乐无形,成於心焉。荣辱存异,贤者同焉。事之未济,志之非达,心无怨而懮患弗加矣。

【译文】苦与乐没有早晚的形态,它的多变取决於人们的沉思。荣与辱存有差距,贤明的人却不分互相它们。事情并未得逞,志向不能够落得,思想上尚无怨天尤人就不会大增人的懮虑和祸患了。

仁者好礼,不欺其心也。智者示愚,不显其心哉。

【译文】仁德的人喜好礼仪,是不愿欺骗他的盘算。有灵性的人显示愚钝,是不想流露他的研商。

修身卷十

服人者德也。德之不修,其纔必曲,其人非善矣。

【译文】令人服气的是一个人的品行。不培育品德,人的纔能就会用於偏邪,他的下场便不是终止了。

纳言无失,不辍亡废。小处容庇,大节堪毁。敬人敬,德之厚也。

【译文】秉承旁人的指出就从不缺失,不中途截止就不会落空。小的地点存有通病,大的节操就足以被葬送掉。珍惜旁人就要讲究外人的惦记,这是增强品德的关键处。

诚非虚致,君子不行诡道。祸由己生,小人难於胜己。谤言无惧,强者不纵,堪险其德焉。

【译文】殷切不可能靠虚假得来,所以君子不采纳诡诈之术。祸患由於自身而爆发,小人很难制伏自己。对中伤的话不惧怕,对势大的人不放纵,以此可以作证一个人的操守了。

不察其德,非识人也。识而勿用,非大德也。

【译文】看不出人的品格,固然不上会识别人。能识人却不可以任用他,就无法说是德高者了。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